本站不支持轉碼閱讀,請點擊簡介頁最下面的原網頁查看最新完整內容,或者直接在瀏覽器輸入35d1.com進入原站看完整的章節內容!
瀏覽器搜索《司禮監35d1》,或者《司禮監三五第一》,就可以看到司禮監最新章節。
    我暈了,最近更新特懶,大佬“小澔哥”竟然給我打賞了個盟主,真是讓我無地自容。沒說的,唯有努力更新以報大佬和諸位支持了!

    .........

    淾大千不過一知縣,非御史,上書自不能直達上聽,而是要層層傳遞。且其為溧陽知縣,溧陽乃應天府轄,這份奏疏自是要先送應天府,爾后再由應天府上呈南京通政司,再呈南京兵部尚書和守備太監處知曉,后再呈北京。這中間只要有一處卡了,那他淾知縣這份上書便不可能呈遞到皇帝御前,此便是地方官和科道御史權力之差別。

    奏疏送出后,淾大千就處于堅定與后悔之間,亦可以說是忐忑不安。因為他深知,請立生祠一事關系甚大,一旦上書內容被卡或泄露,他淾大千一定會成被天下人恥笑。

    何謂生祠?

    西漢欒布為燕相,燕齊之間為其立社,號欒公社;石慶為齊相,齊人為立石相祠。此為立生祠之始。《唐律疏議》載妄自遣人立生祠或德政碑者,要受到“諸在官長吏實無政跡輒立碑者,徒一年”的處份。

    自西漢起,各朝各代能立生祠者可謂是寥寥無幾,而至本朝,能活而立生祠者只一人,此人便是因南北黨爭而被罷官在鄉的趙邦清。

    趙邦清的生祠乃是滕縣百姓為紀念他在當地為官清廉而建,萬歷皇帝在知道此事后御批三個“清”字贈趙邦清,由此生祠得到朝廷承認。

    據說當日趙邦清被罷黜歸里時,京師朝臣揮淚送別。西方傳教士利瑪竇在送趙邦清時更是失聲大哭,難分難舍,后畫趙邦清像,如神一般供奉。

    也就是說大明朝除了趙邦清一人活而有百姓立祠,官府承認外便再無第二人。而現在溧陽的知縣也要為人請立生祠,這影響就大了去了。幾乎可以斷定的是,淾知縣的這本奏疏一定會被天下讀書人唾罵。原因無它,這個生祠是為閹人太監請立。

    最終,還是顏氏一語打消了淾知縣的顧慮和后怕,顏氏也未多說其它,只道:“富貴險中求,老爺既已上書便不要再想其它,想的再多也于事無補。眼下,只需如從前般,靜侯朝廷消息就是。”

    淾知縣一想也是,自己本就是存了徹底攀附魏太監,以求前程的心思才上書請立生祠,何以事情做了反而還在這擔心這擔心那呢。

    當下,淾知縣正了正衣容,命衙役備車前往鐵場。昨日,鐵場那邊的宋公公就特意派人持貼請縣尊今日一定要去鐵場為皇軍征兵工作“搖旗吶喊”,出一份力呢。魏公公的事就是他淾知縣的事,皇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